二戰結束日本投降,這位日本兵卻藏身關島28年,被發現遣送後說了一句話,讓人不寒而慄...!

abcd2099     2018-02-11     檢舉

野外生存誰最強?

大家都知道藏身菲律賓叢林29年的「最後日本兵」小野田寬郎,他不知日本已投降堅持打游擊,直到1974年才投降。但比小野田早兩年,還有個二戰日本兵震驚了世界:他隻身躲在關島的洞穴裡,靠著難以想像的生命力,度過了28年的野人生活。

圖:橫井莊一

橫井莊一,1915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20歲入伍,1944年擔任日軍步兵第38聯隊伍長,屬於關島的守備部隊。

圖:擔任軍曹(伍長)時期的橫井莊一

當年7月,美軍展開強大的關島登陸戰,日軍頑強抵抗後陣亡近兩萬人,橫井莊一和殘餘的幾千日軍逃進了深山。

絕大多數殘餘日本兵因為補給斷絕,在叢林和岩洞中凍餓而死,另有一百多人選擇了打白旗投降。但橫井莊一卻孤獨的活了下來,而且,一活就是28年。

圖:橫井莊一的洞穴入口

橫井在關島深山的一片竹林中央,用步槍和刺刀挖了一個洞穴藏身,靠採野果、抓老鼠青蛙為食,軍服破損後,他自製了樹皮纖維衣服,用棕櫚葉子做肩帶,白天像鼴鼠一樣穴居,晚上出外覓食。

圖:橫井莊一的洞穴生涯示意圖

關島是熱帶叢林氣候,氣溫不算冷,但食物很匱乏。橫井一開始怕被美軍發現不敢點火,後來沒了火源更是統統生吃。有很多次,他吃了不知名的野果上吐下瀉,有次他幸運抓到一隻野豬,大快朵頤吃生肉的結果卻是肚子劇痛差點死掉。

圖:橫井莊一自製的樹皮衣服

1945年日本戰敗,橫井絲毫不知。到了1952年,他無意中撿到了美軍的一份傳單,才知道日本已經戰敗投降,但是這傢伙很頑固,認為投降是恥辱,寧願繼續做洞穴人。他和小野田的區別是,小野田一直在槍殺當地人、攻打警察「戰鬥」著,而他只是人畜無害的活著。

圖:橫井莊一的餐具

關島是美軍在太平洋的重要軍事基地,每天都有戰鬥機轟鳴起降,橫井看在眼裡更是不敢稍動。  

直到1972年,橫井57年時,兩個島上的查莫羅土著獵人發現了野人一般的他,警察聞訊趕到,橫井終於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眼前。

圖:橫井被警察接回

報紙上,橫井蓬頭垢面、身圍樹皮的照片成為頭條新聞,但誰也無法採訪他。因為常年不說話,橫井已經喪失了說話的能力;因為常年鑽洞穴,他連正常站立都不行。從外形到神態,他就像一隻人形大鼴鼠。經過醫生三個月的調養治療,橫井才恢復語言能力。

圖:喪失語言能力的橫井

日本政府得知關島發現「殘餘日本兵」後,通過外交途徑把他接回了國。

圖:日本對橫井歸國的報導

圖:日本對橫井歸國的報導

27年後重回日本後,橫井對迎接他的人說了句話:「我很慚愧,活著回來了。」他的思維還是二戰日軍的思維,覺得戰敗活著回國是恥辱。這句「跨越時空」的話,竟成了當年日本的流行語。

圖:歸國後的橫井流下眼淚

70年代的日本,經濟飛躍,早已高樓大廈林立、時尚生活流行,橫井對現代生活目瞪口呆,政府發給他的補償金也不知如何保管。幸好,有個日本女人美保子嫁給了他,幫他打理一切。

圖:美保子為丈夫開設了紀念館

圖:美保子為丈夫開設了紀念館

傑克倫敦的著名小說《熱愛生命》中,飢腸轆轆的淘金者獲救後,執著於一件事:把大塊的麵包藏在床鋪下。

28年野外求生的後遺症,同樣在橫井身上體現:他見到豐富的食物,會高興的流淚;見到生魚片卻會噁心;還會堅持用工具織布,睡覺時蜷著身體。

圖:晚年的橫井莊一

橫井1997年因心髒病去世,活到了82歲。

圖:28年,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對他,日本人評價為「奇蹟般的生存」、「恐怖的軍人精神」,國際社會的評價則是「他是一個不屈服的士兵,但也是軍事政權的犧牲品。」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