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升級去美元化後,多國突然宣戰美元,全世界或陷入變色美元荒

spiderman     2018-02-12     檢舉

這是世界幾百年來貨幣危機的固定戲碼,新興市場這次一點也不例外。滙豐銀行在去年12月13日曾發布名為「2018十大風險」的報告,其中預測2018年金融市場最大風險之一便是美元荒。目前,美元基差交換已經開始逐漸轉負,美元荒預警信號浮現。同時,美國企業在海外存放約2.6億美元的資金,美國鼓勵企業把資金匯回美國,這會導致國際美元荒更加惡化。

中國、俄羅斯、印度等金磚五國正在做一件顛覆世界黃金交易的事/ 圖片來源BBC

新興市場為什麼總是發生貨幣問題,因為他們大多數國家(中國日本除外)的匯率不靈活無彈性,以固定匯率穩定金融市場,從而促進出口。但是固定匯率需要一定的順差和國內財政的強勁作為基礎,如果沒有這個基礎,就會出現美元荒,央行必須出售儲備以維持固定匯率,但這樣卻進一步加劇了收支赤字,貨幣就更弱了。目前這8個國家的經濟正面臨著很大的挑戰——土耳其、黎巴嫩、厄瓜多、烏克蘭、埃及、巴林、巴基斯坦和奈及利亞。

比如,我們注意到,在中國日本同時大幅拋售美債至18年最低後,現在,有近5個國家也在去年10月份後開始大手筆地減持美國國債,美國第四大債主巴西,在10月和11月份連續減持了33億美元,目前降至2653億美元,俄羅斯更是已連續8個月停止買美債,目前為1057億美元,此外,近兩個月,印度共減持了38億美元、德國共減持33億美元、泰國減持28億美元等。

圖片來源Breaking Defense

我們發現,在美元指數從2012年開始經歷了大幅上漲到100上方之後,美元更「值錢」,加上資產價格不斷上漲,這無疑會推動美國消費能力的快速增長,在本土的商品供給還未形成產能的情形下,就必然加大進口、放大貿易逆差。

當資本回流美國、製造業和基礎設施建設形成了產能之後,美國對國際商品的供給依存度就會開始下降,貿易逆差開始好轉,那時,美元荒時代就會走來,據與BWC中文網有聯繫的經濟學家預計,估計還需要一年半左右時間。而美國從能源短缺到基本自給再到爭取主要能源出口國位置的過程中,也在慢慢深刻地改變著美元的顏色。

於是,一個經濟難題出現了:除了美國以外,全世界的美元出現了嚴重的流動枯竭,這就是所謂變色的美元荒。

圖片來源Reddit

美國減稅吸引美元資本回流、推動製造業回歸、並全力推動能源(頁岩油氣為主)開採、並在現階段有目的地打壓美元,這是一個完整的套路——這裡的核心是能源,事實上,美元是石油美元,這才是真正的內涵。

而一旦絕大多數美元完成了回流美國並服務於類似美國製造、美國基建等任務時,美元則會進入升值通道。這看起來是美聯儲代表美國對美元進行的一場精心構思,也是一次剪羊毛的過程。

圖片來源cenzolovka

基於此,中國正在讓人民幣發揮更大的作用——中國新的原油市場期貨合約機制將完全繞過美元和美國金融體系——石油美元的「黃金替代品」,它將允許大規模的以黃金為結算物的石油交易,而不是以美元結算。

截至目前,在中國、俄羅斯升級去美元化行動的帶領下,如今,包括委內瑞拉、伊朗、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巴基斯坦、安哥拉在內的9個國家已用不同的方式向石油美元「宣戰」或減少對美元的依賴性,比如,用人民幣直接結算雙邊交易、雙邊貨幣互換協議等。(完)